呈岭新闻网

 | 

更专注 更专业
More focused and more professional

当你点外卖、下馆子的时候,或许没有想到30年后我们可能会饿肚
  •  | 阅读次数:962
  • 时间:2019-10-29 09:06:09|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41期《三联生活周刊》上。这篇文章的最初标题是“全球农业探险记录:人类的未来,吃什么”。严禁未经许可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起诉。

首席作者/袁岳

农场工人在南uki附近的一个大型小麦农场检查小麦的生长

一英亩土地有多大?

这样一个简单的子问题让我的一位“90后”同事感到困惑。她是典型的“食客”。她用手机为每顿晚餐“消毒”。每次出差,她都喜欢在朋友圈子里享受当地美食。当然,这些照片都是餐厅厨师的作品,因为她很少做饭,通常吃外卖。

“大概这么大?”她犹豫地用双手画了一个范围,几乎没有两个卧室。

难怪她不知道这片亩地的大小,因为他们这一代从小就住在这座城市里,而且一直远离这片土地。对他们来说,食物不是从地里长出来的,而是从餐馆订购或从超市购买的。他们不需要关心食品生产过程。

在某些方面,这是进步。很久以前,中国人用粮票吃饭。当他们相遇时,他们都问:“你吃过了吗?”来中国学习汉语的外国人不会掉以轻心。在20世纪90年代,这三个词是“你今晚吃了什么?”相反,中国人开始挑选食物。21世纪的前10年后,随着《舌尖上的中国》的播出,“今晚去哪里吃饭?”它已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口语,外出就餐已成为当今中国人的新常态。我们的食物不仅越来越丰富,而且越来越便宜。

不仅中国如此,整个地球也是如此。电视上充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食物节目,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在吃它们。很少有人停下来问这种“食品繁荣”会持续多久。

促使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第一条线索来自联合国2019年发布的一份人口报告,该报告预测,到2050年,地球人口将从现在的77亿增加到100亿。新增的23亿人口大部分来自发展中国家。他们不仅需要吃得好,还需要吃得好。这意味着世界粮食总产量在30年内必须比今天的水平至少增加50%。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更困难的是,我们不能像过去那样仅仅依靠化肥来增加产量,因为化肥的生产需要消耗大量的化石能源,这加快了气候变化的速度。此外,化肥泄漏造成的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化肥的使用总量已经达到极限,不能再增加了。

第二条线索来自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2019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称,“与饥饿、粮食安全和营养相关的大多数可持续发展目标在全球的实施都落后了”。最初,联合国在2016年初启动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为未来15年设定了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粮农组织负责其中四个目标,所有这些目标都与粮食生产和消费有关。三年多过去了,粮农组织发现世界饥饿人口已经连续三年上升,并已恢复到2010 ~ 2011年的水平。目前,世界上仍有超过8.2亿人营养不良,其中1.13亿人甚至经常没有足够的食物。与此同时,与粮食生产相关的土地和海洋资源保护项目进展不顺利,倒退已成为常态。

第三条线索来自著名的柳叶刀杂志2019年初发表的题为“人类世的食物”的研究报告,该报告由来自16个国家的37名专家在两年时间里撰写而成。专家们从健康、环境、食品工业体系和国际政治等多方面研究了人类的饮食问题,发现全世界有近10亿人因食物不足而营养不良,而20亿人因食物过剩而超重。仅这一项每年就导致400万人过早死亡。此外,钠摄入过多和全谷物和水果摄入不足导致的死亡人数高达每年1100万。换句话说,不适当的饮食已经成为现代人死亡的最大原因。

与此同时,粮食生产是气候变化的最大原因。农业活动直接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占人类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5% ~ 23%,相当于交通运输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如果考虑到农业活动、食品加工和废物处理引起的土地功能转换,这一比例可能达到29%,即近三分之一的温室气体排放与食品有关。

如果我们一起阅读这三条线索,不难得出一个令人不安的结论:当前人类的粮食生产和消费模式存在很大问题。我们的未来充满了危机,要么更多的人不得不挨饿,要么地球环境濒临崩溃,更有可能的是,上述两种情况将同时发生。

你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让我们计算一下粮食产量。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从1961年到2007年,世界上大多数粮食作物的平均单位面积产量每年增长约1.7%,超过了现阶段的人口增长率,这是我们感到粮食越来越丰富的主要原因。根据粮农组织的计算,如果到2050年要养活100亿人而不增加耕地总面积,每单位面积的粮食产量必须继续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然而,当前全球农业技术水平极不均衡,不同国家的农业生产效率差异很大。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扭转这一现象,未来30年主要粮食作物的单产增长将低于0.7%,跟不上人口增长率。结果是可以预测的。

其次,让我们看看耕地的情况。目前,地球表面积的3%是可耕地,绝大多数的人类口粮都生长在这里。这个数字似乎很低,但是地球表面的71%是海洋,不能变成可耕地。11%是城市土地、废弃土地、沙漠和高山,不适合耕种。仍然有8%的森林和7%的草原牧场。人类不应该再把它们变成农田,否则野生动植物将无处可逃。这样,就很难增加总耕地。事实上,考虑到人口增长不可避免地导致城市扩张,现有土地几乎不可避免地退化,地球上的可耕地总量将继续减少,使人类的粮食危机更加严重。

第三,让我们计算人均耕地。1950年,地球总人口只有25亿,每个人可以得到5200平方米的耕地。当2010年地球总人口超过70亿时,人均耕地面积下降到2200平方米以下,不到一个足球场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如果到2050年地球总人口真的超过100亿,人均耕地将进一步下降到1700平方米左右,不到一个足球场总面积的四分之一。

中国的情况甚至更糟。目前,中国人均耕地约为1.35亩,相当于约900平方米。想象一个30平方米的街区,你一年所需的所有食物、蔬菜、水果、植物油和动物饲料都将从这里生产出来!种植土地的人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中国目前每年进口大约1亿吨谷物(主要是大豆和玉米)。如果中国将来停止所有粮食进口,尽管我们不会马上挨饿,但我们的食品标准将会大大降低,再也不可能像这样吃东西了。

换句话说,中国的粮食安全与国际粮食市场密切相关,不能再孤立。如果广大发展中国家不能生产足够的粮食养活本国人民,国际市场上的粮食价格肯定会上涨,我们肯定能感觉到。

上面讨论的只是正常的一年。如果气候异常或某种无法控制的病虫害突然爆发,世界将会发生大规模饥荒。

如果把目前的粮食产量比作一台机器,那么这台机器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已经满负荷运转,没有任何出错的余地。问题是,随着全球气候变化越来越剧烈,极端气候的频率越来越高,粮食生产出错的概率也越来越高。有人计算出,未来全球平均气温每上升1℃,粮食产量就会下降10%。与工业革命前相比,地球的平均温度上升了1℃。如果到2050年我们不能把气温上升控制在1.5℃以下,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样,2050年地球上的人民注定会挨饿吗?答案不一定是,我们有许多方法来避免灾难。

首先,我们可以找到减少食物浪费的方法。根据粮农组织的统计,目前世界上农民生产的食物中只有三分之二被消费者食用,其余三分之一被浪费在各个方面。最严重的浪费是蔬菜和水果。近一半(45%)农民辛苦种植的蔬菜和水果被浪费了。问题是减少食物浪费不仅仅是口头说说,它背后有很高的技术含量,它的困难甚至不亚于提高农业的单位面积产量。此外,许多案例已经证明,人类的消费习惯是最难改变的,所以这一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第二,我们可以适当减少肉类的消费,因为饲养家禽和牲畜消耗了太多的食物。目前,世界上只有18%的可耕地直接用于生产人类食物,71%用于生产动物饲料。如果我们能少吃肉,尤其是红肉,这被柳叶刀杂志列为“不健康饮食”之一,我们就能节省大量土地用于直接生产人类食物。然而,减少肉类消费也需要改变人类的饮食习惯,这也是一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解决方案。

第三,多年的生产实践证明,过度依赖化肥和农药的现代农业可以在短时间内增产,但由于环境负担过重,水土资源无法维持,是一种不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人提出了有机农业的概念,试图使农业回到前工业化时代,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粮食危机。另一些人则相反,认为应该更好地拥抱现代科学技术,并在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尽可能提高粮食产量。只有这样,自然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这两种方法都有自己的支持者,在得出可靠的结论之前,必须先去现场看看。

简而言之,当前的粮食生产和消费正面临严峻挑战。我们需要另一场以“可持续发展”为最终目标的“农业革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度过粮食危机。你知道,即使我们安全通过2050年,2100年仍在等着我们。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100年,地球人口将达到110亿!不要以为这是遥远的未来,本世纪出生的年轻人,你们都有机会看到这一天的到来。